2004-05-03《明報》

民主社會沒推翻資本主義

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主任    陳祖為

人大常委否決雙普選,多次提及均衡參與和工商界利益的重要性。商人吳光正更將港人分為「普選派」和「均衡參與派」,似乎要將兩者對立起來。可是,「均衡參與」和「行政主導」一樣,既非清晰的日常用語,亦非學術上的既定概念,卻在這次重要的政制發展討論中,被倉卒地用來否定雙普選。

環顧世界發達資本主義社會,若有所謂「均衡參與」的制度,均建築在一個符合政治平等和民主普選原則的政制之上。這些社會認識到,一人一票、以大多數決定的民主選舉,有時未能完全保護個人權利,所以制定了人權法和司法審查的制度﹔有時也未能全面照顧少數族裔和社會上一些弱小的聲音,所以採納了一些如比例代表制的方法,以更好照顧其利益。

均衡參與 建基民主普選

這些均衡參與的制度,目的是保障弱勢社群或個人權益,以完善民主普選制度。可是今天中央和港商所講的「均衡參與」,卻是為了保障有財有勢的財團商賈,以否定政治平等的民主普選,跟發達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精神大異其趣。香港的資本主義社會,是否跟別國的特別不同﹖

對此,喬曉陽說﹕「沒有工商界就沒有香港的資本主義﹔不能保持工商界的均衡參與,就不能保持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沒有工商界當然沒有資本主義,這命題適用於所有資本主義社會。可是發達資本主義中的資本家,不單沒抗拒民主普選,並且積極參與,同時能保持政治優勢。事實是,資本家沒推翻民主制度,民主社會也沒推翻資本主義,兩者共生共存。

資本家有否均衡參與,不能單看議席分配。資本家擁有巨大政治資源,如財富、資訊、地位、人脈網絡等,毋須政治特權也能保住自身利益。這種政治優勢,除政府外沒其他界別可匹敵。工商界的政治優勢來自於資本主義制度本身,創造就業和投資經濟的不是政府而是資本家。政府不能指令他們投資生產,只能透過利誘,讓他們首先獲利,其他市民才能分得好處。資本家若對政府政策不滿,高官必定小心聆聽。毋須說什麼官商勾結,即使一個討厭銅臭的民選官員,仍不得不以大局為重,盡量為資本家提供優良投資環境,以留住其投資。小市民上街抗議,比資本家威嚇要撤資所產生的威力(或破壞力),可說小巫見大巫。

民主政治不能動搖資本家的政治優勢這一判斷,最早見於馬克思學說,現已為當代社會科學界廣泛接受。馬克思更直言資本主義內不可能有真正實質的政治平等。以馬克思主義起家的中國共產黨,沒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為什麼中央還要對香港工商界眷顧有加﹖我們可從人大法工委副主任李飛的發言找到答案。

李主任說,早在80年代起草《基本法》時,香港「有不少具有真知灼見的人士認為,香港工商界人士和專業人士,長期對政治淡漠,也長期依賴委任制度,遠遠未曾組織起來,如果激進地推行一人一票,他們處於分散狀態,缺乏信心參政參選,或不適應這種政治機制」。李主任引用這分析支持否決雙普選的決定,言下之意是目前工商界的政治態度和表現,跟20年前沒多大改變。

工商界不思取進
因有功能組別保護


這實在令人沮喪。廿年過去了,工商界怎能因為自己還未準備好,而振振有辭的以否定普選來保持自己的「均衡參與」﹖聲稱熱愛香港的工商界,怎能因為自己不思取進而阻撓政治平等和公民政治權利進一步發展﹖說到底,他們不思取進,是因為有一個比委任制更好「依賴」的功能組別來保護他們。中央一天不訂普選時間表,不逐步減去功能議席,工商界是否仍要安於現狀,繼續淡漠、依賴下去﹖

客觀事實是,香港勞工階層比其他發達資本主義社會相同階層享有的保障少,香港工商界比其他相同社會享有的優勢多。香港貧富懸殊嚴重,經濟全球化會令問題惡化。熱愛香港的工商界,你們何時才能站出來,積極支持創造民主普選的條件,令香港發展為更民主、平等和公義的資本主義社會﹖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