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30《香港經濟日報》A35

封殺普選 中港皆輸

香港理工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黃碧雲

人大常委會旋風式否決07、08年「雙普選」,表面看來,政改的第一回合,中央先贏一局,民主派和民間爭取普選的力量似乎成為大輸家。但筆者認為人大的舉動,是目光短淺的做法,最終造成的是中央和香港的雙輸局面。

  中央出手這麼重的確令人費解,為甚麼要速戰速決封殺雙普選呢?有的說是胡溫新領導班子還未完全鞏固其統治權力,因此未敢容許香港民主再走前一步。有的埋怨台灣總統大選連累了香港民主普選的前途,令中央擔心香港普選會導致港獨,或不利中央行使對港主權。其實香港推行民主普選的各種條件均比台灣優勝,因普選而出現亂局的可能性並不存在。香港亦非台灣,香港已經回歸,亦沒有要求獨立,加上《基本法》已規限了香港特區的憲政架構,中央亦已在港駐軍,香港因為民主化而導致台灣式選舉的亂局,或走向港獨的憂慮是不必要的。

◆中國新領導層 輸掉開明形象◆

  也有人認為中央考慮的,是短期的選舉效益,立即封殺普選,使民主派在9月立法會選舉,不能再以「雙普選」成為競選議題,目的是為了保護民建聯、港進聯和自由黨,避免成為民主派攻擊的目標。將「雙普選」冷藏十年八載,可減少政治爭拗,確保香港繼續定位為經濟城市而非政治城市。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發言,強調封殺「雙普選」的目的,是要在憲制上保護工商界的利益,其實全球資本主義國家的民主制度下,各政黨都可均衡參與,資本家也有很多渠道可影響政黨和政府的施政,將其經濟資本轉化為政治資本。香港政治與經濟權力向來均嚴重向資本家和工商界傾斜,資本家和工商界一向是政治上的既得利益者,他們不想玩普選的遊戲是可以理解的,但中國共產黨官員竟以冠冕堂皇的「確保均衡參與」為藉口,偏袒香港特區少數資本家,將政治和經濟上的「既得利益者」,當作需要保護的「弱勢社群」看待,確是人類歷史中罕見的異例!

  中央高壓廢除「雙普選」,最終造成的是中央和香港的雙輸局面。首先,中央輸了良好的國際形象與民心。中央以高壓手段壓制特區民主化,有違中國新領導層近年刻意在國際和香港特區經營的理性開明形象。特別是香港特區政府仍未正式展開政改的全面諮詢之前,便由人大常委會拍板定案,實在難以服眾。中央的高壓手段、對港人民主普選訴求的漠視和遏抑,徒增港人對中央的不信任,亦可能迫使民主派走向對立面和激進化,不利於雙方的對話、長遠的合作和特區的社會穩定。

◆港府成傀儡 變「京官治港」◆

  至於整個香港特區是最大的輸家,香港特區政府成為傀儡政府,特首和高官無能,出賣香港民主前途,使「港人治港」變成「京官治港」。特區政府的管治範圍被壓縮,相關的管治權被架空,「高度自治」亦被矮化;但最令人不堪入目的,莫過於看見特首和高官公開宣示:「歡迎人大常委會的決定」。釋法以後,香港失去了透過政制改革而理順政府施政、改善行政立法關係和特首認受性不足等問題的機會;特區政府也錯過了透過政制檢討,凝聚社會各階層不同政治力量的黃金機會,預期未來十年八載,政制爭拗仍會持續,政府的管治將舉步維艱。

◆不利政黨發展 培訓政治人才◆

  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亦不利於香港政黨政治的良性發展和政治人才的培訓。民主黨被迫繼續成為反對黨。民建聯和親中政黨由於未有向中央力爭雙普選,以及面臨稍後需修改黨綱,很可能在9月的立法會選舉再受到選民的「懲罰」。自由黨表面上會因為功能團體的存在,而繼續享受政治免費午餐,但是工商界繼續躲在功能團體選舉這把政治保護傘下,是永遠不能成為成熟的政黨。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