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27《明報》

比葉劉推銷23條更粗暴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馬嶽

人大常委封殺香港普選,令香港的政治時鐘一下子彷彿回到一年前。

一年前,香港民怨沸騰,市民對特區政府和特首嚴重不信任,社會內就23條問題出現嚴重分化。七一後,港人曾對政治改革有荍き獢A有人期望可以開展民主派與中央、香港各政治陣營的對話,進行和解後謀求各方可以接受的方案,謀求改革的共識。

連正式諮詢也不做

人大常委封殺普選,令這些良好意願全都落空,香港政界重新撕裂,中央和特區政府與香港民間社會的鴻溝再擴闊。在可見的將來,特區將會面臨更嚴重的管治危機。縱使你把全國13億人都放下來自由行,也不濟事了。

香港就普選問題未有共識,這是事實。但難道香港的共識是07年不普選﹖難道香港的共識是08年立法會普選議席維持不變﹖難道立法會加一個普選議席中央都覺得不可接受﹖連正式的諮詢也不做,就封殺了兩項過半數港人支持的關係香港前途的重要變革,連討論都不讓香港人討論,無論如何說不過去。葉劉淑儀(相關新聞 - 網站)推銷23條雖然扭曲民意,但好好醜醜總做了大半年諮詢民意的戲。現時連假裝諮詢民意的戲都不做,比葉劉推銷23條更粗暴。套曾憲梓的說法,「實在太過分了」。

中央政府不聽民意,令開明陣營內主張溝通、對話、溫和、理性的人士立時變了傻瓜(我願意承認我是傻瓜之一,很大個那種)。之後香港的政治生態必然更兩極化,民主派陣營和社會運動界內主張抗爭的力量必然佔上風。缺乏認受性的特區政府將會在不同政策範疇持續地面對民間的抗爭,進一步加深管治危機。

有人以為,只要保證民主派在立法會不過半數,便可所謂「鞏固行政主導」。現實是,現時民主派在立法會只有21、22票,特區政府的威信已脆弱得不敢推行爭議性的政策。如果中央和民主派展開良性對話,縱使他們拿得過半數議席,為了顧慮要與中央和各界保持良好關係,不會隨便「玩洁v癱瘓政府。我相信9月民主派在立法會可能只能拿到27、28席,但中央封殺政改會驅使他們對政府抱持抗爭態度,特區政府縱使夠票,依然會寸步難行。

經此一役,特區政府的認受性(以及以後產生的政府的認受性)都會江河日下。大家都看清了飲香港水、流香港血、出香港糧的特區主要官員,在面對中央時只是「慢打鑼」式的幫閒角色,不單令人無法投入討論其後的政改討論,也令將來「改革」後產生的政府仍然缺乏認受性,會持續面對民間的抗爭。

親者痛仇者快的決定

有人總以為不變就是穩定。現實是香港過時的制度出現嚴重問題,如果只為了維護政治權力的需要而拒絕改革,只會令社會失衡而帶來更大的不穩定和危機。對我們這些關心香港政治發展達廿年的人來說,人大的決定可以說是「親者痛、仇者快」,錯過為香港解決危機的機會之餘,更把特區推向更深的危機。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