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3-27《明報》

港民主化條件比台灣成熟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陳健民

3月21日離台返港,心堹Жe,覺得台灣選舉似完未完。從送行的教授憂心忡忡的神態和臨行前一位朋友慨嘆亂局已成,令人感傷華人社會的民主道路是何等崎嶇難行。香港這邊正是民主發展進退維谷之際,大家自然考量台灣局勢對港影響,有些人更會擔心香港實行普選會引發同樣亂象。

香港有沒有比台灣實行民主更佳的條件﹖民主主要的制度內涵是普選和政黨政治,但要鞏固民主和提高民主素質,有賴周邊制度和社會條件的建設。

尊重法治

首先是尊重法治,上至以憲法限制大多數人濫用公權力侵害小眾權益,下至司法、執法人員秉公辦事。這次大選泛綠攻擊泛藍黑金政治,泛藍攻擊泛綠造票。對選舉結果產生爭議時,未有完備的法律規定進行驗票。泛藍要求即時重點,但中央選委會認為法律依據不足。民進黨建議修訂現有法例並追溯至此次大選,但卻被泛藍指為拖延手法。如果通過法院處理爭議,將會曠日持久,要泛藍及公眾相信在審理過程中政府沒動手腳,檢察機關和法院必須有相當高的公信力,這是台灣仍然缺乏的。

從此可見,民主既以程序理性為本,須在法律框架下運作方能建立認受性。香港獨立的司法、廉政公署、政治中立的公務員體系有時會令中央和港府覺得他們不是充分合作,但這些部門的守法精神,正是日後特區實行民主而可避免台灣當前亂象的重要因素。

這次觀選的另一感受是全台非藍即綠,沒有中間路線。在競選過程中族群關係被不斷撕裂,大家目睹台灣走向深淵卻無可奈何。作為公共領域的大眾傳媒,以至作政治評論的學者都是藍綠分明。台灣的公民社會亦無法發揮對政黨的監督作用,抵制撕裂族群的競選策略,或者在社會推動族群復和。當然台灣的族群衝突有其深遠而悲情的歷史,但實行總統制和兩黨政治亦加劇社會裂縫。

傳媒學者與政黨保持距離

相對台灣,香港傳媒以至學者雖難免有自身政治傾向,但卻有意識地與個別政黨保持距離。近年香港公民社會團體對政黨的懷疑態度,有時令民主運動內部出現不少張力。但公共領域和公民社會與政黨和選舉保持適當距離,是要保存社會一個理性對話空間和獨立監督力量,防止出現「大眾社會」(mass society)堿F客以民粹主義蠱惑民眾。最根本的,是香港社會沒有台灣社會深刻的裂痕。

在這堙A何為愛國或有爭論,但卻沒有港獨的議題﹔港人對自身的命運或感無奈,但特區畢竟並非悲情城市。誰人執政其政治綱領都在《基本法》框架限制以內,這堥S有牽動人命財產的選擇。

香港實行民主或者比台灣有更成熟的條件,但這次台灣亂局將對香港民主發展造成衝激。假如選舉爭議不能在短期內解決,時間將在泛綠的一面。畢竟以中產階級和中年人為主軸的泛藍支持者不能承受太長的亂局。

那麼在疑團重重下繼續執政的民進黨將如何自處﹖有評論認為民進黨在認受性不足的情G,將會放緩具爭議的台獨部署。筆者的分析正好相反。

弱勢政府在沒法化解內部矛盾時往往製造外部危機來爭取民眾支持。福克蘭群島戰役前的阿根廷、攻打伊拉克前的美國便是例證。假如民進黨繼續執政,未來可能製造更多兩岸衝突來凝聚島內民眾。而對如此局面,中共鷹派將佔上風,軍委主席的江澤民(相關新聞 - 網站)更難退出政治舞台,最終減慢權力轉移的步伐。這對於香港民主發展是禍是福,也就不言而喻了。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