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3-03《明報》A33

愛國爭論:強調愛國 不如強調一國內互相尊重

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主任    陳祖為

政制是社會權力分配的基本遊戲規則,而政制改革會改變這些規則,觸動不同人士、界別的利益,帶來不明朗因素,令各方憂慮。從這角度看,中央對此問題表示高度關注,完全可以理解。中央最關注的有兩方面:第一是在政改討論中,代表國家的中央政府的發言權、參與權及決定權是否得到尊重;第二是有關民主普選會否選出一個跟中央對虓F、「井水犯河水」的政府來。

愈愛國 愈易「 井水犯河水」

這兩方面的關注,中央以「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這一條來表達,其最實在的意思就是參政者多考慮國家觀點,嚴守「一國兩制」的原則,不要井水犯河水。但用愛國論來表達這種意思,只會帶來相反的效果。

一個人愈愛國,愈容易作出他認為對國家有利的事情,因此愈有可能「井水犯河水」,破壞「一國兩制」的精神。倘若香港立法會議員,本虓R國精神,走進內地推動民主發展,我們不能說他不愛國,但卻有「井水犯河水」之嫌。「一國兩制」所表達的,是一種對差異的尊重和自我約制的精神,愛國情操所表達的,卻是熱情關顧,投入一國,推動國家發展,這兩種是根本不同的精神。

或許有人會說,若香港的愛國者是按照中央對愛國的詮釋和規定而行,那就沒有愛國與兩制之矛盾。但如本文的上篇所說,當政者為愛國的內容訂定標準要人民跟從,是危險的,在道理上也難站得住腳。真正的愛國者,是按他對人民利益的最佳詮釋而行事,而不會接受任何人的指令。

中央與其講「治港主體必須是愛國者」,不如要求治港者接受「一國兩制」的原則。「一國兩制」不是什麼道德或政治上的真理,而是在現實環境中一個合理的妥協性、過渡性的制度安排。沒有此安排,就沒有今天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因此參與治港的人士,不論愛國與否,也需要接受一國,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尊重內地行社會主義、共產黨領導這一制的事實,井水不犯河水。這些接受、承認、尊重和自我約束,不是愛國的必須行為,而是負起治理香港特別行政區職責的人應有的政治責任。

明白愛國與「一國兩制」精神之別,中央政府便不用拿愛國道德的大是大非來處理「一國兩制」在推行時可能碰到的問題。有關香港政治發展的爭論,中央可清晰而實在的指出一國與兩制之利益所在,以及中央的合理期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應該以行動顯示其尊重「一國兩制」,並承擔自己的政治責任。他們也應盡量解說民主發展的具體內容如何不會損害國家利益和違反中央的合理期望。

同時,中央政府也需要按「一國兩制」的精神,承認及尊重香港一制的現實。最重要的,是要承認及尊重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乃是香港居民通過合法的選舉選出來堂堂正正的立法者。中央政府不能因為覺得他們有某些行為違反其愛國標準,而漠視甚至處處排斥他們。這樣的態度跟「一國兩制」的相互尊重的精神不一致。

同樣道理,民主派也不能因為中央政府在某些事情上違反其愛國標準,而拒絕跟它溝通和合作。為了選票或為了一己之道德、政治理念而放棄溝通,是沒有履行自己的政治責任。

一國兩制 尊重差異 自我約制

「一國兩制」的精要之處,在於在一國之前提下,盡量以尊重、妥協的態度處理相互之差異。這種精神,在今天的政改爭論中,至為重要,但亦至為缺乏。中央政府和香港的民主派,在香港的政制發展問題上,一天未能達至諒解和共識,我們也不能說「一國兩制」是成功的。【二之二】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