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7-27《明報》A24

有篩選就是假普選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科學院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立法會(香港島)議員    陳家洛

共產政權的語言魔術極為不道德之處,是在黑白之間製作灰色地帶,像玩掩眼法般僭建本身不存在的歧義,偷換概念,然後把不合理的事都說成合理不過,反對的就變成不講理的人。

筆者第一次聽張曉明這個人說話,是2007 年12 月,當時他陪同喬曉陽和李飛會見香港各界人士,為人大否決2012 雙普選解話之餘,還不忘公開讚揚功能組別選舉制度對香港有好處,又指功能組別選舉和普選沒有牴觸云云。他說: 「公民權利講的是平等,即所有合資格選民都有權利投票,不是等同普選,普選有多種方式,世界上的民主國家亦各有不同的選舉模式,不少地方都有功能組別的選舉模式。」(註)如果將張曉明那幾句話分開, 「不少地方都有功能組別的選舉模式」這說法根本經不起實證考驗。所以放「普選有多種方式」和「世界上的民主國家亦各有不同的選舉模式」這兩句話在前頭,好像功能組別也可以繼續存在而不違反普選這概念。張曉明連普選的定義都要顛覆,說「公民權利講的是平等,即所有合資格選民都有權利投票,不是等同普選」,企圖製造一種度身訂做的論述,表示普選和平等、普選和投票權是「不等同」的事情。

近日,張曉明以中聯辦主任的身分來立法會,席間借筲箕為「篩選」辯解兼講好話,將先篩選才給巿民投票這一件本來是剝奪香港人選擇權的壞事,說成是為香港人「篩走稗子」的功勞,為提名程序異化成篩選鳴鑼開道,但完全不碰到「是誰(中央?建制?財團?香港人)的稗子?」這個關鍵問題。

都是為了操控選舉結果

不幸,西環的言論得到中環積極和應,在今日特區管治是意料中事。行政會議成員、工聯會的鄭耀棠力撐張曉明,製作艷星當特首的課題,頗成功地轉移傳媒和公眾視線,還比張曉明更進一步,把「稗子」的想像變得更大眾化和去政治化,任何人都可以評論一番,開始植入一種「不篩選便有人亂來」的意象。當然,不喜歡某個人或某種背景的人做特首,並不表示我們就應該支持篩選,但當大家七嘴八舌大談艷星同時,又有多少人可以頭腦清醒地將這件「趣聞」導回正軌,申張平等參選權的原則呢?

說到最離譜的,可能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據報道,他表示泛民主派主張的公民聯署提名辦法,不管規定數萬或任何數目的簽名,都是篩選。言者也許扮成「無心」,但聽者如果「有意」,此說可以解釋為如果泛民也作出篩選的建議,有什麼理由反對建制和中央推出達到相同效果的建議呢?問題是,明明是為了抗衡篩選的公民提名辦法,都被歪曲成操控選舉結果的篩選,要認真回應就是浪費時間了。

三個政治人物先後談論篩選,配合無間,將同一個話題用不同的手法提出來。筆者相信,陸續會有建制中人推波助瀾。說穿了,不管說話有多漂亮吸引,他們所講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操控2017 年特首選舉的每一個關鍵步驟。

當下我們見到的,依舊是兩種南轅北轍的意識形態:2017 的選舉,會是真正的自由選舉,還是機關算盡的假貨呢?至今,建制派不肯提出方案來比較,反而讓出了空間給張曉明等人高談闊論篩選。相比之下,泛民主派剛剛提出了的幾個方案仍需時間入屋落地, 又已經要忙於回應所謂「方案不符合《基本法》」的評論,進入了公眾缺乏興趣討論的細節當中。註:摘自中國評論新聞網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05/3/1/1/100531166.html?coluid=7&kindid=0&docid=100531166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