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7《明報》A36

特首,請拿出方案來

香港城市大學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李芝蘭

近日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公開贊成2020年取消所有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隨即遭到身兼行會成員的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林健鋒駁斥,指這只屬林煥光個人意見。3 天後,另一行會成員張志剛在一個研討會中坦白地告訴大家,行會其實至今還沒有討論過政改的議題,方案固然沒有,也未曾談論過諮詢社會的時間表。政者不問政,令人憂慮側目。

政者不問政令人憂慮側目

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2004 年的釋法,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選舉辦法如要修改,需經過「五部曲」,第一是由行政長官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選舉辦法是否需要修改,第二是由人大常委會決定可否修改,第三是修改方案獲立法會議員三分之二大多數通過,第四是方案獲特首同意,最後再交由人大常委會批准或備案。當年人大的《解釋》強調,五部曲是政改必經步驟, 「缺一不可」。由是觀之,特首在政改過程中可謂舉足輕重,扮演着政改啟動者的角色。
可惜的是,經常批評前朝曾蔭權政府不作為,誓要重拾香港速度的梁振英,至今仍在政改問題上交白卷,不但政改的草稿芳蹤杳然,甚至連一場像樣的諮詢會都未曾出現。回歸16 年了,香港政治制度發展滯後、扭曲的立法會加上認受性先天不足的弱勢特首,導致特區施政舉步維艱、社會內耗空轉不止,已是普遍共識。目前各方爭拗的重點不是需不需要政改,而是如何去改。有論者或會推測,梁振英政府在政改問題上的零表現,或許是等候中央政府的指示?但今年兩會期間在北京引起一陣熱論後,社會討論已經展開,特區政府為何仍姍姍來遲?

事實上,曾蔭權3 年前的政改「起錨」,宣傳手法雖然拙劣,畢竟使社會的討論迅速聚焦在具體的選舉安排上,做到了政府在重大社會議題的基本角色——建設平台,主持各方參與討論。相反,在當前行政機關缺位之下,各方根本找不到一個實質開展討論的基礎,很多議論也因而流於純粹各自表態或宣示情緒,部分關心民主進程的人士嘗試在民間構建理性討論政改的
平台,小有成果亦舉步維艱。

不是已敲響警鐘了嗎?

若任由目前社會上各自表述互相攻訐的趨勢蔓延,只會造成三輸困局,一方面香港特區政府的無所作為被千夫所指,中央政府恐怕亦要背上阻撓香港人爭取民主的罵名,至於香港就會繼續被困在政治發展滯後的死胡同之中,無助社會及經濟深層次矛盾的化解。過去個多星期,香港接連在兩個國際競爭力排行榜上失利,加上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顯示香港人對港府及中央的信任程度屢見新低,不就是已經敲響警鐘了嗎?
港大民研計劃上周一發表在佔中運動首個商討日前後進行的民調結果,發現無論是經抽樣應邀來參加商討日的市民,或是沒有參加商討日討論的一般民調對象,商討日的進行看來都發揮了一定的「意見中間化」的效果。總的來說,調查的結果顯示受訪者對佔中能夠促使真普選不樂觀,甚至可以說是悲觀的。但有趣的是,在商討日之後進行的調查顯示,曾經參與或只是知悉商討日,持較極端看法(很看好或很悲觀)的受訪者均出現下降,而中間意見人士則增加。儘管只是一次的數據,仍需詳細觀察以後趨勢,但有學術文獻也曾指出,討論與交流只要在一個理性公平的框架下進行,對縮小分歧、促進集體決策是絕對有利的。

政治從來都是一門妥協的藝術,各方總會按照實力,考慮如何從分歧中找到共同點,又如何取捨讓步達至共識。對涉及重大公眾利益的事項,政府需要發揮重要的導航角色,責無旁貸來領導社會各界求同存異。對政改這牽涉本地社會內部不同利益,以至必須調和本港與全國、特區與中央這等超重大議題,特區政府更應積極擔起居中協調的責任,搭建起公平公開的協商平台並主持討論,促進各方參與,適時分析總結利弊,營造多贏的格局。

所以特首,請你開始吧,拿出政改方案來。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