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2《明報》A32

不要讓警權失控!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黃偉豪

當一個政府要依靠一支強大的警隊,才能維持基本的社會穩定,這是弱勢、缺乏社會支持和低度認受性的表現,甚至是倒台的先兆。

關於以上的論點,最近使人至印象難忘的一幕,當然是在特首梁振英在明愛專上學院出席活動時,警方強行用武力向手無寸鐵的示威學生清場,過程當中更有男警務人員用手觸及女示威者的胸部,侵犯了女事主。

警方處理事件的表現,和「觸胸」相片一樣地使人驚嚇。當這極度過分和震撼的一幕,透過傳媒的照片,清楚地展現在全港市民的眼前的時候,警方,以至到特區政府高層的回應,絕非是向公衆或受害人表示歉意,及主動提出跟進有關的事件,而是含糊其辭,推卸責任,提出似是而非的荒謬理據,更公開表示不介意受害人主動投訴。

香港的警方不介意市民投訴,全因香港根本不存在獨立於警隊以外,及擁有調查權力的監察警隊機構。

以暴易暴只會造成更多仇恨

大家市民所熟悉的監警會,十分諷刺地,是一個沒有調查警方權力的機構。在香港,所有有關警方的投訴,均是由警隊內的投訴警察課作內部調查,可以說是「自己人查自己人」的情况。而監警會的主要職能就只是覆檢及通過警方的內部調查報告。因此,簡單來說,監警會只是一個負責「觀察」的機構,而絕對稱不上是一個擁有實權的監察者。

况且,即使監警會對警方所提交的報告極度不滿,它的終極武器亦不外乎向警務處長,或行政長官直接表達不滿及提出建議,始終難掩它是一隻無牙老虎的事實。監警會的獨立性及代表性同樣地受質疑。它的所有成員均是由行政長官任命,在這情况下,若行政長官要把警隊變成自己的政治工具,用作打壓異己,針對所有反對自己的人士及不滿自己的聲音,而在行政長官又非由民選產生,不受民意的制衡下,市民阻止警方濫權的力量就變得更加微小, 往往只能無語問蒼天。

從當權者的角度,依賴警權和武力來維持自己的管治,亦是十分愚蠢和短視的做法。以暴易暴,只會造成更多的仇恨,最終使最殘酷的獨裁者也被推翻。梁振英何時才學會,成功平息六七暴動的,是以民為本及順應民意的施政,而不是他口中所說的「防暴隊」?

回上頁